2019年7月20日 星期六

Coca Cola Signature Mixers 大人的可樂?

一收到風知道可樂今年六月會在英國出雞尾酒版本可樂,自己又正好在六月初回英國,本來想快快手食頭啖湯寫文,點知林鄭個仆…算,要寫都另文再寫,入正題。



2019年3月13日 星期三

[瑞典欲戀] 斯德哥爾摩地下澡堂 - Storkyrkobadet

在斯德哥爾摩這城市待久了,也是時候找點特別的事做,否則出遠門貴得要命,留家中悶到要死,可不好受。看到這個Storkyrkobadet實在是挺神奇的地方,bath house in basement?地下錢湯?錢莊啲FD嗎?色情場所嗎?當然要好奇一下囉。


2019年2月2日 星期六

瑞典欲戀:尋找住所

經歷重重難關後,幸與不幸也好你總得要找地方住,雖然瑞典人寧願放棄斯德哥爾摩的大學而跑到其他歐盟國家升學,其中一個原因是此處房源緊張價錢偏高。只不過講到租金高,在香港面前你還是fuck off吧(笑)。

以我們工作假期的身份,通常都只會找sharehouse來住,就算是租整間屋,極其量也是studio house,當地的房仲公司大概沒這個閒理我們這些租期短又沒收入更沒有PN的低下階層,我也不信有人這麼有錢跑去找房仲公司,要找住所幾乎只有上網此途徑。


地產舖的多數賣盤,跟香港一半是租盤很不同

2019年1月31日 星期四

英倫食記:愛丁堡 Cafe Tartine - 來一隻飽滿羊腿

鎊暴跌,唯有磅暴升,辛苦賺錢志在食呀﹗本來是想吃旁邊的米芝蓮店,但剛好當日休業,一場來到實在不想空手而回,就選了這看起來也不錯的店,它還標榜自己得了愛丁堡最佳餐廳獎耶﹗

 

2018年12月30日 星期日

瑞典欲戀:工作假期銀行開戶

經過頭昏腦漲的PN/CN遊戲,銀行開戶算是簡單一點,但根據你擁有PN或CN會有不同做法。我們比較常看到的瑞典銀行,有Swedbank、Handelsbanken、SEB等。HSBC和Bank of China不是沒有但性質不同,相信跟我們也無關。

由於到埗後需要不少資金(一般租屋也要一租一押甚至更多),你又不能快速在瑞典開戶再由香港匯錢過來(不像英國假如你在香港有HSBC戶口,可以在香港辦文件然後在英國開戶),如何不帶現金在瑞典提款就變得相當重要。


此為斯德哥爾摩最常見提款機,瑞典的銀行似乎沒有自己名義的提款機(圖片來源:https://bankomat.se/

2018年12月28日 星期五

瑞典欲戀:工作假期稅號登記

和香港不同,在瑞典工作收到的薪金是已扣稅的,這裡稅號有分兩種,Personal number(PN)及 Coordination number(CN)。PN可以想像成是長期居留(一年或以上)的稅號,CN是短期居留的稅號(不足一年),聽到這裡已經知道分別很大了,絕對關乎你將來一年的命運。其實把PN稱為稅號也並不準確,因為生活應用經常用到PN(小至超市會員卡,雖然部份超市可用CN申請),根本就是香港的身分證號碼,但瑞典又另外有一張ID card…


港人最熟悉的IKEA,要本地人身份才能申請會員,我有電郵問過職員如果有CN,可以去IKANO Bank碰碰運氣

2018年12月26日 星期三

瑞典欲戀:工作假期人口登記


香港瑞典的工作假期簽證在2018年開始,作為開荒牛整合重要資訊,好讓後來者來得更輕鬆,或者作為勸世文也是一大善事,阿彌陀佛。

之前談及如何申請簽證,現在輪到入境後的程序。

瑞典的登記手續很多,而且是必須按部就班沒有辦法跳步,按序是:
  1. 人口登記
  2. 稅號登記
  3. 銀行登記
這次先說人口登記。


2018年11月20日 星期二

瑞典欲戀:工作假期簽證申請 (2019年1月11日更新)

2019年1月11日更新:收到消息指香港不再處理相關簽證,文末再述

瑞典working holiday可以用網上或紙本方式申請,不過相信沒有人會用紙本申請吧,網上申請可按此連結,讀過申請指引後按begin application會轉到下圖頁面,因為是政府文件所以請填真實資料。如圖片太小可按圖放大。


2018年10月11日 星期四

旅遊食事:科隆Haxenhaus - 科隆人藝術豬手?

初抵德國,第一站不是首都柏林而是科隆,還要下大雨,雖然如此亦無阻我要吃德國鹹豬手的決心,經過搜索後就絕對去這間Haxenhaus,是在舊城區的一間老店。


2018年9月26日 星期三

旅遊食事:華沙Cafe Bistrol - 食米芝蓮遇總統

雖說米芝蓮推介的西餐應該都相當可靠,不過我是背包窮遊客,不可能每餐大魚大肉。但即使是米芝蓮,在不同的國家消費水平也有不同,像波蘭這家Cafe Bistrol,它的午餐就挺便宜了。Cafe Bistrol是位於總統府附近的老牌酒店,二戰時曾經是納粹德軍行政總部,後來又當過華沙大學的圖書館。直到共產政權倒台後,這裡才開始復業。